回到顶部
您好,欢迎访问南宁厂房仓库网! 咨询热线: 0771-2353033 2353066 2353099

在公租房建设热潮中 都无一例外受到冷遇

2014-02-22 17:23:35南宁厂房仓库网 www.nncfck.com浏览次数:0

     一边是火热开建,一边是冷清空置。2011年末以来,陆续有消息传出,在公租房建设热潮中,北京、上海、武汉等城市推出的公租房“头道菜”,都无一例外受到冷遇,面临少人问津的尴尬。而位置偏远、价格偏高、申请标准较严等则是这些地方公租房项目受冷落的主要原因。

  随着每年六七月租房市场旺季的到来,为了尽量降低生活成本,大量低收入人群只能选择牺牲隐私寻求合租,他们无一不怀揣着能拥有自己独立空间的梦想。而政府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建设的公租房却频频遇冷,梦想与现实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普遍冷遇

  据了解,北京首个公租房项目远洋沁山水首次进行配租时,北京市住房保障办公室拿出120套公租房调配给海淀区廉租房、经济适用房、限价房的轮候家庭。经过公开摇号、选房后,最终只有60户家庭办理了公租房租住手续。

  有报道称,上海今年首批上市了两个公租房项目,但到首轮公租房申请截止时,各区受理公租房申请的总量仅为2000户,相对于5100套供应房源而言,申请率不足4成,而实际签约率更低。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刘海生在参加2012上海民生访谈时坦言,公租房配租情况“比我们预期要差一点”。

  不仅是上述两个城市,武汉、郑州等地在首次推出公租房时也遭到冷遇。据媒体报道,武汉市去年在洪山区推出首批899套公租房,只有317户符合资格的家庭提出申请,到今年3月,入住率还不到3成。郑州去年底面向社会公开配租1353套公租房,3个月后申请公租房的家庭还不到公租房数量的一半。

  大量处于闲置状态的公租房,不仅造成巨大的公共资源浪费,还使得公租房制度的有效性和适当性受到质疑。

  租金优势小

  建设公租房的初衷,是为解决新就业职工等夹心层群体的住房困难,也是我国房地产调控的主要手段之一。目前,虽然我国的房地产调控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商品房房价依然高企,远未降至合理区间,“买房”之于普通工薪阶层仍显遥不可及。而公租房虽属于保障房,却实行市场化运作,其租赁价格与市场价相比不分伯仲。

  记者了解到,以远洋沁山水公租房租金标准为41元/平方米/月计算,47平方米一居室的租金约为1927元,68平方米两居室的租金约为2788元。而该地区的市场租金为49元/平方米/月,按市场租金价格,一居室租金约为2303元,两居室约为3332元。

  因此,对于不少轮候者来说,公租房的租金相比市场租金虽然有所优惠,但还是超出了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

  而主管部门对此也有自己的解释,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中心相关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目前,北京公租房项目在确定租金时都实行“略低于市场租金”的原则。不久前,住建部出台的《公共租赁住房管理办法》也规定,公共租赁住房的租金标准应当按照略低于同地段住房市场租金水平的原则确定,并定期调整。在他看来,公租房的成本通常包括土地出让金、拆迁成本、建筑以及装修成本,如果租金过低,很可能连银行贷款利息都还不上。如果资金收支始终无法平衡,那么公租房制度也就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了。

  位置偏远

  与此同时,为降低土地成本,减少财政支出,一些城市在规划时多将公租房建在市中心之外,无形中也增加了人们的出行成本,再加上其繁琐的申请流程、较高的申请门槛,即便有租房需求,很多人也只能望而却步。

  “位置太偏,上班路上要用两三个小时,小区周边配套设施不完善,回家后只能洗洗睡了”,这是某论坛网友对海淀区人才租赁住房苏家坨公租房项目的描述。这一位于北六环外聂各庄东路北侧的苏家坨保障房小区内的公租房项目,每天早上从小区门口坐公交临线到中关村要用两个小时左右,每天光在上下班路上的时间和精力就耗费了大半。尽管为了方便公租房租户上下班,从5月19日起小区特别开通了从苏家坨公租房小区到城铁西二旗站定点通勤车,早、晚高峰各3趟车,但因车次较少,对租户来说仍然不是很方便。

  变身“福利分房”

  即使这么一个被租户抱怨位置偏远的公租房项目申请门槛也不低。因为房源有限,这个公租房项目只针对有实力的、纳税贡献大的企业,准入门槛不低。

  事实上,公租房分配环节的“不公平”也早已引发争议。早在2011年1月,北京市住建委新闻发言人秦海翔就曾表示,该市将鼓励机关及企事业单位、高校、科研院所等社会单位利用自有国有土地建设公租房,鼓励产业园区建设公租房向园区内企业职工出租。

  据记者了解,首都师范大学等高校已经在使用自有国有土地自建一批公租房以解决高校教师的住宿问题;北京经济开发区和中关村国家创新示范区也已成为目前北京市公租房建设的主力军,所建成公租房将优先分配给园区内企业“人才”。房改10多年来最大规模的单位建房分房计划陆续重开。

  然而能像这些有钱有地的用人单位毕竟是少数,其他职工的公租房问题该怎么解决?“没单位的怎么办?自由职业者怎么办?有单位没钱没地的又怎么办?”不少进了外企、私企、民企的网友大叹“进错了单位”。

  况且,尽管没有产权,企业自建公租房的退出机制可能仍将是一个难题。有业内人士称,现在大批的单位租房跟私房没什么两样,退出机制做不好的话,职工父母去世,儿女一样照住,很多人甚至把房子转租出去。

  少人问津的公租房一方面不利于房地产调控,不足以对遥遥直上的商品房价构成冲击,不益于挤压房产泡沫,促使房价合理回归;另一方面也说明一些城市只是将建设公租房当作“政绩”来完成,只建不管,缺少合理规划,并没有把它当作一项民生工程来对待。

  建设公租房之初,政府就该对申请对象仔细调研,应尽量建在交通、学校、超市等配套设施相对完善的地段。如今建成的公租房多统一装修,可“拎包入住”。对租房者来说,虽然住房条件有所改善,但房子本身才是最重要的,采用的精装修只能是徒增“租房成本”。公租房既然是为了满足中低收入群体的需求,就不该只是“看上去很美”。